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岳家拳
岳家拳

湖北黄梅县岳家拳雷杰:《武穆遗书》岳家拳的继承发扬者

时间:2019/6/22 21:43:18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64   评论:0

《文化黄梅》主编周火雄 《中国纪录》记者 於境源 发自 湖北黄梅

湖北黄梅县岳家拳雷杰:《武穆遗书》岳家拳的继承发扬者

在小游园里,我碰到了他。这个人赤裸着上身,嗨地叫了一声,拿一把雪在手上,双手合力一搓,搓得雪粉纷纷扬扬,搓罢,又把胸脯和胳膊擦得通红。他在地上跳着,嘴里哈哈作响。咿呀呀,不怕冷吗?几个人好奇地先是远远地看着他,继而走过来,指指点点,嘻嘻哈哈。这个人是吃了什么补品啊,这样虎里虎气,有人说,一定是西洋参,还有人说不一定,杜仲煮鸡蛋也很好,有人说这人有祖传秘方,可以延缓衰老,生津发力,更有说得邪乎的,说是童子尿很滋补。这个人越发兴起,动作有点夸张,他勒了勒腰上的红色布带,又跳了两跳,终于拉开架势,起势,冲拳,他的脚有力地一踢一蹬,积雪飞扬……

有知道他的议论起来,说他姓雷,单名一个杰,是上好的武术教练,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岳家拳传承人,得过各种奖励,还做过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武术教练,专门传授岳家拳。

啊,人们惊叹起来。问,他说媳妇了吗?那是当然的,有本事的人着急说媳妇吗?人家送上门呢,啊,难怪,人家有本事啊。还有人问他的私生活有没有什么怪癖,就有人反驳她,你是想送上门吗?问得这么奇怪,啧,真是少见多怪……

这是岳家拳的招式,看热闹的越来越多。

八点刚过,积雪覆盖在草叶和枝叶上,你看不到植被的本来面目,那些桂花、红李、石楠、红檵木在这样的天气,一律隐匿在雪粉中,你看不到大自然给它们的本真状态,它们在积雪下静悄悄的,静悄悄的呼吸,做着清甜的梦。

“你看他啊,到底是练武的人,一身腱子肉,一点都不怕冷,你看你看,在雪地翻筋斗,快五十岁的人啊,到像是个年轻小伙,嘻嘻,还很英俊!”“你怎么就知道他快五十了呢?你怎么就知道他快五十了呢?,啐,你是暗恋了这个人吧,看中了这副好身板。”

有人问,这个人性格怎么样啊?练武的爱不爱发脾气?要是发起脾气来那不要命吗?立马有人回他,你真是少见多怪,人家说,好汉不打妻,好狗不咬鸡,还用问。

这倒是让他说中了,我不止一次见过他,在黄昏的薄暮里带着他的妻子和狗在街边散步。傍晚的灯光铺洒在地上,有些朦胧,这样的灯光是看不清行人的面孔的,栾树窸窸窣窣,自说自话。嫩黄的花朵正在兴头,它们开得轰轰烈烈,开得成簇成片,似乎转瞬就要布满城镇的秋空。这时候我看到他和他的妻子从对面走过来,练过马步的人步态与常人是不一样的,走路两胯张开,铿锵有力,他的妻子,身材显得很娇小,与他保持不到一米的距离,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跟着,不松也不散,走在她身边的是一条狗,一条高大的黄狗。

天空变得阴沉,穹庐似乎要垮塌下来,紧贴着山峦,紧贴着大地。一阵风掠地而过,雪子密层层,密层层落下来。那是一种细细密密的声音,除此以外,倒是静得怕人。天空更加黯然。

野草几近枯萎,没有生气,它们在季节的深处聆听春的消息。宋代的风花雪月已然沦落,一地寂寞,所有的一切,像是地上的石子,冰冷且生硬。那些军人的背影,那些马蹄的脆响,那些遥远的杀机,乱纷纷凋敝,昨日的故事,已经寒冷,每一次触抚,都是一份感伤的沉重。

山的起伏,毫无规则的起伏。进入五郎关,地势险峻起来,这里北通大河镇的崇山峻岭,南连大片大片的丘陵。除了隘口较为平坦,两侧高山层层叠叠,层层叠叠,分明藏着十万个杀机。

远处一块黑色的石头,仿佛是一尊哨兵的特写,孤独,坚韧。

八百年了,岁月似乎很畅达,又似乎倥偬迷离,一转眼,那个出生在动乱年代的民族英雄已然没入岁月的尘埃。

“这就是五郎关,这里地势十分险要,一夫当关,万夫莫入,当年岳飞就是看中这里的地势,它进可以攻,退可以守,还有这大片的土地,土地就是资源,就是粮草,当年这里就是岳家军的大后方。岳飞的命运可以说是几起几落,在国家兴盛的时候,没有人会想到他,昏君把他视为草芥,放下就放下了,岳飞不愧是一代英雄,放下功名利禄,他没有论短长,他带兵在这里放马练兵,看书写字,休养生息,他的兵书《武穆遗书》至今是国家武术瑰宝;国家危难,一声号令,他和他的子孙,他的血脉,他的部队就赴死战场,力挽危局……”

撼山易,憾岳家军难,那是敌军歇斯底里的哀叹。

然而,这样的一位英雄,没有倒在战场,却死在昏聩皇权的袍下,鲜血淋漓。

站在五郎关最高处,俯瞰原野,只见南边辽远而开阔,这里远离闹市,远离要道,真正的世外桃源。北挡寒流,南迎暖日,且又灌溉便利,土地肥沃,实在是练兵布阵的好地方。不打仗,岳家军就在这里练武练功,种田种地,自给自足。

好汉坡真的险峻,黑黢黢的,寸草不生。当年,这里就是冲锋跑马的场地,喊杀声传到五里开外。

岳飞当年秣马厉兵的地方叫养马村。这里民风淳朴,百姓忠诚信义。岳飞被朝廷连发12道金牌召回并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后,他的儿子岳霆、岳震隐居在这一带,为了保住忠良一脉,百姓封锁了有关岳家的消息,岳家一脉连同他的部将一律改姓鄂,他们世代务农,隐居在聂湾和大河赵畈,直到朝廷给岳飞平反,才把姓氏改回。任岁月怎样煎熬,练武强身的习惯不改,而岳家拳为他们的当家技艺之一。

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,我随养马村支部书记洪记稳行走在聂湾的村道上。依山面水,村庄格外静寂。

一个硕大的水塘,秋日的阳光照着这一切,水波不兴,碧蓝一片。几株粗大的樟树立在屋宇前,遮蔽了天日,乱纷纷的落叶覆盖在瓦片上,坪前浮起的是粗大的树根,它们盘根错节,稀奇古怪,就像老人身上的脉管,鼓起在肌肤上。这是岁月的见证。这是历史的笔画,一笔笔,一点点,明晰而深刻。

“这就是当年的拴马桩,你看,这是蹬脚石,风吹雨打,已经很粗糙,但是痕迹还在。”

“这里该有三十几代人烟吧?”

“不止,近四十几代人。后来,聂湾和赵畈的岳家后辈居住不下了,迁徙了一部分,一部分落户黄梅县城,一部分落户武穴,至今在岳湾,好多姓岳的,都是岳飞的后裔。他们成立了岳飞研究会,每年都来祭祖,声势很大。”

秋日的村庄一片宁静。柴门紧闭,村路无人。这些年,市场经济的潮汐,把这些人带到了都市,他们在遥远的异乡奋力打拼,做着思乡的梦。

守在养马的又如何能安逸,他们打点责任田,建设新农村,一刻不懈怠。前些年,给国家交公粮,养马总是走在全乡前列,有一年大旱,县委书记来到养马,看到洪记稳带着村民依旧把饱满的稻谷上缴国库,社员分到的仅是瘪稻,县委书记徐华荣眼睛红了,感动得流下了泪水……

信义的村庄 忠义的遗风:你好,你好!在岳飞武术学校,我又见到了在雪地练功的那个人,他正在教授学生岳家拳。我们老早就是相识了,他说。是啊是啊。我握紧他的手,这双手有些粗糙,手指头粗短有力,皮肤像锯齿,这是练武人的标志。

老雷告诉我,岳家拳是岳飞在实战中摸索出来的,极有针对性,最初在军中练习,强武健身,岳飞出事后,朝廷禁止练习。金、元时期尤甚,难以发扬。明末清初朝廷管制渐松,民间练习逐步壮大。在鄂东一带,习武者莫不以岳家拳为本。岳家拳动作简朴,简单便捷,步法上直来直往,讲究虚实,有七虚七实之说。七虚为动则虚、变则虚、劳则虚、曲则虚、短则虚、刚则虚、退则虚;七实为静则实、逸则实、直则实、正则实、长则实、柔则实、进则实;且同一招式依情况而定,虚实变幻。岳家拳之特色为拳打卧牛之地,有进有退,有伸有屈,浮沉结合,曰:“浮如云出轴,沉似石投江”。岳家拳进攻以“云雾抛托”“五峰”“六肘”为主。防守则以“吞桩”“圆断”“拂击”见长。上架下防,抢占中线,左右进攻。一招一式,非攻即防;一举一动,非擒便拿。处处防中有攻,攻中设防。有时以勇猛取胜,脚踏中门舍命进;有时又以技巧制人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快速多变,灵活机动。岳家拳招法简易,但招招都可视为绝技,可谓一击而必杀。岳家拳因其特定的历史背景,要求“容情莫动手,动手莫留情”,其中“单刀赴宴,降龙伏虎”为绝技中之绝技。

岳家拳步法尤其讲究。俗语说“打拳容易,走步难”,“步不稳则拳乱,步不快则拳慢”。岳家拳的步法特点是脚踏中门,左右兼顾。步法则以柳叶桩为主,柳叶桩要求,“后脚紧,前脚松,不丁不八为真宗;进步快,立桩稳,双眸紧紧视其胸”。此步法立桩稳固,防守严密,以利击破对方突然袭击,便于移动,既轻快又敏捷,动而不乱,以退为进,擅长进攻,能攻善守。在激烈的变化中,腾挪跳跃,化险为夷,使自己攻守均能处于有利的位置。岳家拳谱云:“脚踏中门夺地位,左右设防稳抄胜。”手法灵活多变,变化莫测,出手快,路径短为一大特色,故拳术以短打著称。岳家拳的手法有一指枪、二指残等。一指枪用于点击人身要穴,被击者不死即伤。二指残则快狠准,直击对手双目。另外,还有云雾手、抛托手、偷桃手等手法技巧。“顺风双摆莲”、“云雾两镖手”等动作最具代表性……

雷杰的祖人是岳飞的部将,岳飞遇害后,岳家军四散,但是岳家拳却留下来,一代代流传。三岁,他就跟在练武的爷爷后面,一招一式,亦步亦趋。爷爷疼爱地摸摸他的头,笑了,爷爷说,是这块料!什么料?他不知道,反正以后他就跟着爷爷摸爬滚打,出入江湖。

他在操场走来走去,说起这一切,显得很激动。

市场经济已经让习练武术的人很尴尬,八十年代初,乡村练武之风盛行,但是,眼下已经看不到当初的盛况了。武行难以生存,人前冷落车马稀,而岳飞精忠报国的精神却要流传下来,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流传下来,谁来流传?这得有牺牲精神,奉献精神,否则,用拜金的眼睛看世界,只会是水中月镜中花。

我因为其他事情来到了赵贩。这是黄梅县数得上的武风盛行的村庄,八十年代初,这里家家习武,个个健身,民风极为剽悍。就连这里的女子也会几个筋斗,一个扫堂腿轻易就能打翻几个男人。说起这一切,是一种骄傲,一种荣耀,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。二十多年过去,这里的习武者怎么样了?一茬茬活跃在武场的身影还在吗?

村庄静悄悄的,屋宇静悄悄的,几个老人倚在砖墙下晒着日暖,已近午饭时间,村庄不见炊烟,也鲜有行人走动。一匹狗听到动静,竖起耳朵,叫了起来。终于,它懒洋洋地复又躺下去,继续它的清眠。这就是当年嗷嗷叫的村庄,这就是当年一呼百应昂扬着一种精神的地方,这就是当年流淌着岳家军骨血英魂的地方……

心之原野,有一个汉子走来,他步态稳实,步伐沉稳有力,一个马步蹲下去,大地留下印痕,嗬的一声吼叫,震撼四野。他是岳家拳的后人。但是,他是岳家拳的后人吗。

作者简介:周火雄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黄梅县作协副主席,文化黄梅自媒体主编。出版文集10部 ,多次获奖。

该文章所属专题:黄梅岳家拳

特别说明: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

八极少年 @站长QQ 12131488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