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岳家拳
岳家拳

何为传承五百多年的劈挂拳?八极加劈挂,神鬼都害怕

时间:2019/6/22 21:09:48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77   评论:0

摘录转载:

劈挂用掌,不但攻守可以互变,而且攻守其实一致。亦即是:由攻中有守,守中有攻,终至于攻即是守,守即是攻之无上境地。

一、劈挂掌之名称

中国语文使用之习惯,修辞之方法,常以两个技术的名谓,称呼成套技术之全体。

例如按摩:则按,与摩,乃是按摩医疗技术中的两个常用手法而已。其他,尚有捶、拍、揑、揉、搓、提、撑、撕,等等等等...... 按摩,是以部份而代全体的简单表述。

武术中,也常采用这种语文上的规则。比如擒拿,擒之与拿,只有两技:擒是施术之始,拿是施术之成;其实引领着众多同属此类使敌不能逃逸的方法。比如摔角,摔之与角,亦是两组技术群:摔是绊子,角是抢把;其中包含许多将敌跌翻倒地的武技。

劈挂掌法也同此例;劈,是由上而下的动作,主攻;挂,是由下而上的动作,主守。

用劈,与挂,不但类举了攻,与防,而且分述了上下移动于主轴上的基本掌法,以该全体。

不过,武人不文,以音代字,本门掌法,也有不同的写法;如:批挂、劈刮 ...... 不能尽述。

二、劈挂掌之由来

劈挂掌法之由来不详。 传说数种,各不相同;相同在均无确证。因而,憾无时、地、人、各方面之信史。

就其技术特长观察,似应是采取拳术中之优良掌法,熟练专精,作深求,作发展;树立风格,更增益以相关之内外功而遂渐成形。

时间,应非一代;地方,或历数处;而开宗立派,树威立万于武林者,亦必不止一人一姓。

三、劈挂掌之近况

劈挂掌在明末的兵书武谱中,已曾记述。有清一朝,颇有发展;末年,渐成北派武学之名门。

劈挂流传于北方诸省,汉回二教,而以沧县为主家。沧县实有劈挂数家,亦有参合长拳,揉入通臂等类之支流。

太师夫李书文老先生曾得劈挂掌法于名门──黄四海先生系统。厥后,更研发出个人色彩浓厚之劈挂掌。无论功法、套路、应用,均已蜕离故范,别化新裁,成为劈挂掌法发展史上之新里程。

家师刘云樵先生,经常强调:本门所传劈挂,须知不同之处凡三:

一、是沧县另有劈挂本门,我辈乃是兼祧。
二、是技出李老先生晚年成熟之后,精美无匹。
三、是劲力储发与攻防应用,均多特别,易学难精。

可惜云樵师生平,公私课徒,一是皆以八极拳为主。劈挂之传授,未暇多及。

四、劈挂掌之特色

劈挂掌最明显的第一特色,当然是纯用掌法。而、中国武术家之所谓掌,与常人不同,与外国武术亦不同。

一般言之,凡所谓掌,乃是手掌之谓。而武家之掌,必指全臂:大臂、肘、小臂、腕、掌、与指等等各部之全体。

如果再作捶练,更上层楼,则武家掌法之要求,是在达到全身是一掌之最高境地。

武术家喜用**之形、性、与能,状描其技。劈挂门虽以俭朴之技巧为名氏,而亦取鹰、蛇为别字,未能免俗。鹰取其两翼,状描双掌;蛇取其长躯,绘写腰胯。

若要全身一掌,自必鹰蛇合演,以身运肢为最主要。而,旋腰运臂,必以缠丝。周身圈绕,一紧一弛,似发条又似弹簧;益佐之全掌卷击,一张一合,如皮鞭又如弹弓。

五、劈挂掌之套路

劈挂掌之各支系,一般各有套路三五。有的径示号码:一路、二路、三路...... 而亦有各套路分锡佳名者,颇非一致.

李书文老先生所传,云樵师所授,则仅有两个套路:劈挂架、与劈挂掌。分称:一(头)路(套、趟)、二路(套、趟)。

似此并不以多为胜之北派武术,并非罕见。一般均是两个套路,叫前后、里外、上下;或径就是叫一二者,均有。

凡此套路不多之门派,常是一:同一套路,每有不同程度之要求;二:另有单招,小串(数招)之训练;三:鼓励门人,编串自我风格之新套路。

劈挂掌亦有溶入其他门派,参合习练者,如长拳劈挂,劈挂通臂等等属之。套路较多,可能因为技巧较多。

至于劈挂掌之与八极拳,本系各自独立,内容完整之门派。只因同出一方土上,地缘关系密切。 来往较多,就容易参合。

其尤紧切者,则在于之二门之功法,各有专擅。看似矛盾,却又相反而相成。 习武者不一定皆能精挑细选,正确无误地拜入切合一己身心条件之师门。时常,只是因为方便,只是为了慕名。

其后,发觉不能发扬成长,必须弥补缺漏,斯乃有兼修合参之必要,与史实。先学八极,后学劈挂者,似乎较多;先学劈挂,后习八极者,较少。

再者,个人合参二门内容之百分比率,与造诣高低,各有成就,而难以一概。仍在心性之好尚,没有技术之绝对。

需要注意者在,八极与劈挂,仍是独立自足的两个门派。合之,或可以俱美;分之,绝对不至于两伤。八极并不必须参入劈挂始能有成,劈挂亦不期待八极乃为完璧。 只看两门之中,历代辈出名人,是其明证。

至于特别推重李书文先生,认为合二门为一体,为其独创,应属武林中之大成就者。真实内容,仍待商榷。

首先是,李老先生所传,八极、劈挂之比重,无论是「三七开」、「四六开」;均是八极较多于劈挂,而非五五平分。

其次是云樵师所授之一般生徒,十之八九是八极,劈挂不过十之一二而已。其比例轻重,相去益遥。

最后是习武在成就己身,一如不同之营养,摄取得益,使身强力壮,浑成一体。到斯境后,如何能分何者是八极之教,何者乃劈挂之功呢?

六、劈挂掌之劲道

劈挂掌之奠基,动作必须以放松为主诉求。逐渐由找劲、懂劲、试劲、得劲、而运劲,终能成就柔里调刚之纯劲。

吾人开蒙练武,一般已十余龄。 日常生活之用力习惯,工作技巧之运作方法,大抵中人已深,牢不可拔。

据此已有之习惯,习练武术,固可学来武术上之新鲜动作,而原有之运动习惯未除,必仍杂揉其中。因而,影响武技之纯净度,与精确性,遂不可免。成绩可以力求,只可惜总是用力多而进步少,永不公平。

是故,初学之时,全身放松,不许用力之不二法门,虽非劈挂所独有,却确是劈挂之所必须。据此,实无他途。

而、握拳较易实固,放松便难;组掌自须松伸,利于替换旧习。青年壮士,喜习八极。可惜有人永难入门,永无希望者,正就是因为不知道要放松,舍不得那几斤牛力的原故。 或许,这就是参习劈挂,以求松活的目的吧?

理想化之图样,是回返到婴儿期去,重新活过──而所有一举一动,一概是以武术原理为动作之唯一指导。似乎舍武术外,不知尚有他法,以动肢体者然。
劈挂掌法述略

图一:常是外国武术,及习中国武术而求速成,谋近功,以体健为依恃,因小有力而惧流失者之形象。

练习自然带来进步,只憾进步终极有限。 届时,虽不满足,多已太迟......

图二:与图一一样,是婴儿状态。 B是习武前后。 所异在:不向前进,求刚求猛,要快要强。 反而,向后倒退,求松求柔,在放在软。 C是整旗鼓,是再出发。 D亦可以回复到初初习武前后之力度;而、其力量之质量,已大不同。饱含之潜力,不可同日而语。 E是示意净化之后,纯依武术用劲方式,努力以求,所可能取得之成就,至高志大。 实线以示与图一之不一,虚线更是难以度量之前路。

本门劈挂之掌劲,必须是经过此所谓「换劲」──「换」常人之劲,为武家之「劲」──之阶段。否则,一世苦功,终尽还是门外汉,岂不可惜?

「换劲」之后,再行研磨四个基本之主要劲道:劈、抱、撑、靠。

得此四大劲后,则每一主劲再统属四个劲道;一以化三,子母相乘,为十六把劲:抄、挂、劈、挑;采、抓、砍、抱;推、探、撑、按;挒、削、拆、靠。

而不可或忘,时刻在身的缠丝,更将诸多劲道,揉成一体,饱蕴深含;触之则发,随遇而应;因境成像,变幻相生;回环通贯,至于无极......

本门运掌,痛快淋漓!比如一个劈字,绝不可将下劈之掌,自行停止于肩高;亦不允许下劈至斜指地面,成四十五度角。而是必须劈通、劈透、劈到底!不但狮子博兔,必用全力;即使直入己怀,亦正可以拍身反弹,更生次一连攻之掌势。

七、劈挂掌之功法

本门劈挂,最重基功。 有原地立之掌功凡四;行进间之掌功凡四,为最「吃功夫」。

不但动作要绝对正确,练掌练身,而且要计数操演,逐日增添。此外,更还要击打标的物。 沧县旧俗,讲究用秋后生毫之狗皮为囊。装盛当地之细沙,或空悬,或放置,或贴挂,以操掌行功。

更有沙袋床子,则是较大之沙袋,平放于大约腰高之木架上。习者站立面前,向袋搧打。而打出时,身上生劲之出发点,依进境,据程度,而有不同。 一般有肩发、腰发、足发;长、中、短劲之层次。

练劈挂又极重内壮,必须站桩。 桩式散而为六:高举、低划、里合、外张、上抬、下按;合而成八:合抱、双分。

功成之后,只此两式,可概其余。 或因个人得意,与需求,加练前六式中之若干,增减在心,亦无适而为不可。

本门之排打功法,分存于基功、套路、及单功独训之中。 由四肢、而躯干,至「罩门」。全身拍打,自力调功。平日,在强壮腑脏,求取康健之生活;应敌,则鼓胀内膜,减免可能之伤损。

此功练来,必与呼吸相配合。由止息驻气之「闭口功」,而呼吸兼行之「开口功」,终至于谈笑、饮食,均无挂碍。则一但受蒙外击,自作反射式之响应;保身护体,斯为大成。李老先生浑身似铁,擅用「舍身」打法之功底,正在此处。云樵师每述李太师父之指示:「他打你,你打他呀」!拳谚:「不招不架,就是一下」之精义,仍在本钱具足。

本门劈挂掌法,由初始时便习丹田吐纳。 无论基功、站桩、套路、排打、以及拍沙袋之所谓「狗皮掌」,无处不在、无式不行。

俟丹田气聚之后,一是以排打发之,由外而内,分求之于身上各处;一是以站桩引之,由内及外,分遣之于遍体周遭。全掌纵不劈击,亦有手沈臂重之能量;体干倘受攻打,便生如瓮似坛之回音......

至其终极,便是求一个意到、气到、力亦到的一致之局。所谓全身是一掌者,岂止四肢躯干,更含内外精气。真如八臂哪咤,一举动周身是掌,斯可以言应敌。

八、劈挂掌之应敌

劈挂掌在实战应敌之时,首先要辨明的是:手掌部位,是最常接触目标,发射劲道的器具。其用,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除了掌缘、掌根、掌背、掌心之外。 劈挂掌绝对用拳,也用指。 此外,则突显的肘之与肩;及容易忽略的大小臂,均要各尽其用。斯能算无遗策,以克敌致果。

本门腿法,直贯天地人(上中下)三盘,横该左右两门户;全侧、半侧,应敌取人。里合、外摆,兼用腿、脚、膝、胯;而脚尖、脚根、脚缘、脚面,无不随势出入,全面施为。

至于步法,尤其考究。 中门直入之锁法,在开锁启户,排闼直入;偏门侧取之捆法,则看管封逼,关门捉贼。用足蹴人,显而易见,似乎威厉。而其实步法才是取胜之契机,秘而不传。 「手似两扇门,全凭脚打人」之谚,讲的不是踢法,正是步法。而况亦必须以步领身,斯可以三盘俱到。中国武术独有之点、线、面战法,方能应用发挥,至于无敌。

劈挂用掌,不但攻守可以互变,而且攻守其实一致。 亦即是:由攻中有守,守中有攻,终至于攻即是守,守即是攻之无上境地。

为达如此之高远目标,所凭依者,端在于缠丝劲之培育,与应用。

缠丝是圆,而圆中有圈。无终无始,生息回环,开合拢散,松紧擒纵。

在圈上言之,则全圆、半圆,一角片圆;其弧度、角度、与长度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向圈外而言之,则圆无方向,又全具大小诸向。任何方位,可以响应,可以变易;可生可化,去而复回。

更何况,四肢躯干、一身实具数圆。 如机器之齿轮、油滑珠走,互为正辅锋卫,互为佐使君臣。一处动,诸处动;一处走,处处随。吞招化劲,解劲进式。 小扣则小应,大扣即大鸣;如响应声,如镜生影。 必先舍己由人,自然无往不适。缠丝之用,真正是无穷无尽......

至于劈挂掌法之所以能致杀伤,其劲力之投递,亦不出于撞击,与穿透,两大类别。其中人之方,则有直接,与间接之配置使用。而亦非不可以混合并行,使人莫御。

北方武学,有「打诀」之说;质言之:发劲是也。 所谓「打单诀」「打双诀」,与「打三诀」者,即是能毫不间憩地发出多少劲数之谓。

李书文老先生以「三诀」名世,所向无前;毙敌致命,不能「掐手」(中途自制,适可而止)者,实在是劲发连珠,同在一击之中,无法用忍之故。

云樵师每每自叹:一世用功,只打了个「双诀」。 仰视李老先生,自惭虽肖难及......

其实,打拳只演套路,功法不练,用法不会,何能发劲?何致伤人?中国武术之在今日,非但求一能「打单诀」者不易得,就是尚知一己「打」不出「诀」来,只怕亦非容易了!


特别说明: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

八极少年 @站长QQ 1213148890